酸枣情

特产网 5198 0

酸枣情-第1张图片

“七月十五枣红圈儿,八月十五枣上杆。”(指阴历)这是我们当地流传的俗语。大枣和酸枣成熟的季节、时间大致相同,换句话说,这句俗语也可以用在酸枣上。


今年八月初,因有事,回到了我的老家。我的故乡是太行山里的一个小村庄。村庄的背后,有好几道山沟。这些年牛羊少了,植被得到很好的恢复。一天上午,到阔别多年的山沟里转了转。你看吧,沟沟洼洼,坡坡梁梁漫山遍野都成了一个个五光十色的宝珠展厅。酸枣有大的,小的;长的,圆的;红的,紫的,黄的,白的;还有红白相间的,五彩缤纷,目不暇接。

 

我顺手摘下一枚我儿时最爱吃的酸枣,慢慢咀嚼着,那酸里带甜的滋味,一下子就陶醉了,儿时和小伙伴们抢着摘酸枣、吃酸枣的情境历历在目。

 

中秋时节,酸枣熟了,红得透亮,红得耀眼,红的垂涎欲滴。中秋节晚上,酸枣是重要的贡品之一,谁家供桌上的酸枣又大又好吃,就预示着谁家明年的收成越强,日子过得越红火。每到中秋节的前几天,我们一帮孩子们作伴去摘心目中的酸枣王子,准备给玉蟾上贡。

 

到了山坡上,放眼望去,好像是刚下过一场珍珠雨,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派瑰丽、绚烂、晶莹的红宝石世界。俊俏的勾魂,奇美的馋涎。它像一团燃烧的火焰,更像大山的灵魂。

 

酸枣里面最好吃的就数“羊奶头”,和“愣头青”了。“羊奶头”这种酸枣的外形极像母羊的奶头,一头大,一头小,清脆可口,微酸中带着甜味。“愣头青”收得晚,别的酸枣都红了,唯独这种酸枣还一半红一半灰白,亮亮的,泛着红白相间的光泽,摘一个放到嘴里脆脆的,酸酸的,百吃不厌,让你流连忘返。

 

有的人说酸枣是孩子们解馋的佳品,这话可不完全正确,据说招待外宾的宴会上还有酸枣呢,竟然把外宾喜欢得不得了,还偷偷地往兜里装呢。

 

我们古代的大诗人也对酸枣喜爱有加。唐代大诗人李白的《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作》中就写到了酸枣:酸枣垂北郭,寒瓜蔓东篱。这句诗表现的就是隐士范十家中这么一幅秋天硕果丰收的场景。还有唐代诗人韩翃的《赠别太常李博士兼寄两省旧游》中也有写酸枣的诗句:玉镫初回酸枣馆,金钿正舞石榴裙。

 

我喜欢酸枣,并不是因为它好看,好吃,最主要的是敬佩它的顽强的生命力,不慕虚荣,甘于平淡的品格。它选择的只是一片贫瘠的泥土,生根、发芽、长叶,结果。寒来暑往,雨淋它,风摧它,霜欺它,雪压它……。然而,它并没有被征服。却炼就了一身铮铮铁骨,凝聚了一腔朗朗硬气,长成一簇簇,一树树令人刮目的风景。

 

“爷爷,好稀罕啊!多年没回来了吧!”一个本家的孙儿,手捧着一捧“羊奶头”和“愣头青”走到我的面前。他的话打断了我的美好回忆。我急忙迎上去,接过酸枣,眼睛有些湿润了。

 

那天晚上,这小不点的酸枣精灵让我遐想,让我沉思,让我凝结,让我回味,让我失眠。于是提笔吟出如下文字:

 

荒山秃岭自安家,何惧日晒风雨打?

不与桃李争春艳,休与大枣论荣华。

绘就幅幅绚丽图,炫出沟壑五彩画。

默默无闻倔强长,播撒馥郁遍天涯。

标签: 酸枣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